位置:主页 > 曝光台 > 遭遇“肉里藏针” 顾客如何维权?

遭遇“肉里藏针” 顾客如何维权?

作者:邵柳 ⁄ 时间:2017-05-25

  【导读】消费者在烤肉店吃烤肉,竟被肉中藏着的医用针头扎了嘴。商家承诺把这批肉送检,最后却以各种理由搪塞推诿。“就是这个肉有没有问题,这个针有没有问题,你都给我们检不了,那我们就不知道我们是不是安全的”。记者试图采访商家相关负责人,却被直接挂断电话“我不太清楚”。《天天315》本期聚焦:到烤肉店吃烤肉,竟被医用针头扎了嘴。遭遇“肉里藏针”,顾客如何维权

  央广网北京1月24日消息 据经济之声《天天315》报道,民以食为天,食以安为先。这话说了多少年了,但是有关食品安全的各类问题依然不断出现。大家都知道,在外用餐时得要注意食品的卫生情况,估计很多消费者在用餐时都在食物中发现过异物,比如头发丝、烟头、纸片、虫子之类,可这些都还不是最吓人的。前几天,在北京上学的大学生彩儿(化名)在一家餐馆用餐时,从肉里吃到一个医用针头。

  彩儿说:“1月13日,我跟我的同学去吃烤肉,因为以前经常去那家店吃,就没有想太多,烤肉的时候就直接跟他说让他帮我们烤了,毕竟他们有专门的人去烤肉。烤肉上来之后,我们俩也没有急着吃。我俩在聊天,肉就凉了,我们就跟他说帮我们再热一下。肉热上来,我吃的时候放在嘴里就觉得有异物触到我的上颚了,我就想拿出来,我朋友说这是针头,我就往外拔,然后她说你别动,然后她照了一张照片,我接着又往外拔,拔了好久,这个针头也有3、4厘米吧。”

  

遭遇“肉里藏针” 顾客如何维权?

  彩儿提供了当时吃到嘴里的针头的图片

  发现肉里有针头还不是最可怕的,让彩儿感到恐惧的是,这个针头已经把自己的嘴给扎破了。

  彩儿说:“当时我的心就‘咯噔’一下,这时候我看我的上颚已经肿了,觉得有疼痛感了,就感觉完了。这个针哪里来的?当时我们心里慌慌的,就赶快把那个服务员叫过来,然后服务员也支支吾吾,说不知道。叫了好半天店长才过来,说是刚才不在,店长说他也不知道这个针是哪来的,然后他说赶快跟肉联厂的人说一下,然后我同学说那就上医院吧,店长就问我上医院吗,我说那就上医院吧。之前没遇到这种情况,也慌慌的。我同学说赶快把针拿过来,我们要把针留下,这时候店长说把针给他,他跟肉联的人说怎么样的,然后我同学说不行,那个针我们一定要保留。然后我们就下楼了,又想到我们是不是要把肉也留下,她说好像是,然后我俩马上上楼,但是肉已经被扔掉了,我们说能不能把肉找回来,他们说肉扔了找不到了,也不给我们找那个肉。”

  彩儿跟朋友用餐的这家店叫坦坦大炉,在北京市五道口东源大厦四楼。据了解,这是一家连锁经营的店,彩儿她们用餐的是其中一家分店。当天彩儿她们点的是一份烤猪排,针头是吃到嘴里才被发现的。

  彩儿说:“我们只能先去医院,怕扎到什么细菌,赶快去医院打预防针之类的,我让店家这两天赶快给我打电话或者用别的方式,至少得有方案,他们也支支吾吾的,说‘行、嗯’什么的。第二天白天我想先验下针,想知道这个针上有没有病毒、病菌什么的,他们也找不到验针的地方。第二天没有验到针,他那个领导也没有给我打电话,下午的时候我妈妈给我打电话,我妈妈觉得必须得报警,我们还是学生,也没经历过这些事情,听了妈妈的话后就马上报了警,下午、晚上的时候,他们那个总领导才过来,就说有解决方案。他们写了承诺书把这个事情叙述一下,但那个领导写的叙述很明显就是在逃避责任,没有写详细,只写吃到了异物,但没有说是针头,也没写是吃肉的时候。第一条是说他们的领导表示当天晚上把他所谓的我们那天吃的那一批肉保存下来了,但是我们、第三方都没在场,我们都不知道是不是那块肉,周一要拿那块肉去做检查;第二条是说如果我以后要是被感染了,在半年之内他们对我负责;第三条是说后续再谈赔偿的事情。事发当天我就跟我朋友说要不要报警,那个店长不让我们报警。第二天我们报警了,他们的行政总监就问我们当时怎么不报警,就反咬我们。”

  事情没有得到妥善的解决,着急的彩儿后来报了警。在多次沟通事情没有得到解决后,对方不再主动跟彩儿联系。

  彩儿说:“周六报的警,周天他们没联系我们,周一时给我们打了电话,说肉检检不了了,年前做肉检的太多了,让我们去店里跟他们再商讨一下,然后我们就去了。我是带着我们的一个哥哥去的,他跟店长聊。店长的意思是说肉检检不了,第一条行不通了,可以谈别的事。我说‘我们最关心的是肉有没有问题、针有没有问题,你都给我们检不了,被扎了之后我们都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安全的。还有我们吃到肉里有没有病毒、病菌都不知道,你们什么都不给检,还一个劲说往下走,往下走什么呀?’然后他就问我们有什么想法,我说我们就是想要一个承诺,我们身体到底有没有问题,他答复不了我们,他的意思是说‘那你是要钱吗?’一直在问我们的意思,我们挺不开心的,我们根本不是想要钱,就是想要答案,为什么肉里会有针头?觉得已经聊不到什么了,他们一直在逼我们。我们那个哥哥就说那走吧,我们转身走了,之后就没有了,到现在也没有联系我们。”

  通过多方询问,彩儿得到的答案是,这个针头已经没法做检验。

转载请保留原文链接:http://www.weishangdi.com/315/2017/05/25/77592.html
上一篇:中消协警示:消费多留意 舒心过佳节
下一篇:教育机构玩庞氏骗局 专家提醒擦亮眼睛